•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乐虎国际娱乐城

武威铜火炮:世界上最古老的金属管形火器

时间:2017-12-09 10:53:34  作者:admin  来源:金属铠管  浏览:149  评论:0
内容摘要:  武威市西夏博物馆馆藏的是迄今为止所发现的世界上最古老的金属管形火器——铜火炮,它是研究我国古代火炮起源的珍贵实物资料。  近日记者在武威市采访时,有当地朋友推荐西夏博物馆是必去之地,在那里陈列的各色藏品,足可以让一个喜欢历史的人流连终日。  我们立即前往西...

  武威市西夏博物馆馆藏的是迄今为止所发现的世界上最古老的金属管形火器——铜火炮,它是研究我国古代火炮起源的珍贵实物资料。

  近日记者在武威市采访时,有当地朋友推荐西夏博物馆是必去之地,在那里陈列的各色藏品,足可以让一个喜欢历史的人流连终日。

  我们立即前往西夏博物馆一看究竟,它位于武威文庙门前,坐东向西,为“回”字形仿古建筑,占地面积约3600平方米,展厅面积1400平方米。

  为什么武威会出土如此众多的西夏时期的珍贵文物?博物馆的工作人员介绍说:李元昊在兴庆府(今银川)建立西夏后,随即将西凉府定为“辅郡”,长期是其陪都,是为“大复开国,奄有西土,凉为辅郡,亦已百载”。

  在众多“宝贝”中,我们看到的这尊铜炮无疑是这些西夏文物的精品。它长100厘米,重108.5公斤,由前膛、药室和尾銎组成。前膛长17.5厘米,炮口内径10厘米,外沿铸固箍,药室外突呈椭圆形,腹尾85厘米,上有小孔,可置引火线,尾銎中空,口大底小,如喇叭形,两侧各有1—1.5厘米的对称方孔,用来安装铁栓,连接支架,并起耳轴的作用。整个铜炮造型简单,制作粗糙,炮内还遗存着火药和铁弹丸。别看它貌不惊人,据专家们考证,它是迄今为止所发现的世界上最古老的金属管形火器——铜火炮,它是研究我国古代火炮起源的珍贵实物资料。

  1987年9月,武威市在署东巷修建家属大楼开挖地基时,在距地表3米多深处发现了一批西夏窖藏遗物,出土金碗2件,金钵1件,饰、珍珠、银锭22件和其它西夏文物。最吸引人眼球的就是这尊威风凛凛的铜炮。

  有关资料记载,我国火炮的发明时间不迟于元代。国内外发现的金属管形火器中,铸造年代最早而有明确纪年的是中国历史博物馆收藏的元代至顺三年(1332)的铜火铳,它也是世界上最早有明确纪年的火炮,但这并不是火炮的创始年代。1970年在省阿城县和1974年在陕西省西安市各出土了一件铜手铳,从出土情况和形制特点分析,它们可约为13世纪末或14世纪初的制品。而武威发现的这尊铜炮为西夏窖藏遗物,说明它至迟不晚于西夏的时间——1227年。自然专家判断它就是迄今发现的世界上最古老的一尊铜火炮了。

  坚硬、荒凉的线度展示。我静立,默想它在沙场上啸叫、吞吐火光时的睥睨一世,那才是属于它另外的时刻和故事。

  记者在去年采写的《渭源王韶堡,熙河开边的煌煌旧事》的报道中,曾提及当时宋神时期的名将王韶的军队普遍装备了一种当时的新式武器——神臂弓,这次在武威西夏博物馆,我才了解到它的“核心科技”来自西夏。

  党项民族自古善长骑射,狩猎、征战自然离不开良弓劲弩。史载,西夏有竹牛,重数百斤,角甚长,黄黑相间,用以制弓极佳。竹牛即牦牛。西夏盛产牦牛,而牦牛角是制弓的极好原料。这种弓不仅性能良好,而且美观耐用,可以看成是一种艺术品。当然一般的弓还是“柳干皮弦”所制。文献又记载,西夏都城兴州出良弓,被中原购得,每张弓价值数百千。当时宋朝曾有人买到十数张西夏弓,作为礼物送给权臣童贯。西夏弓的名贵可见一斑。党项人还擅长制作机械性质较为复杂、威力很大的“神臂弓”。这种质地精良的神臂弓,中原久已失传,而由投归宋朝的党项人引入中原,后成为宋朝兵器中很重要的一种。被宋人誉为“最为利器”的神臂弓,在沈括《梦溪笔谈》卷十六《器用》中有记载,约于神熙宁年间传入宋朝。向宋献神臂弓者说法不一。沈括认为是李定所献,而朱弁则认为献者为李宏。该弓的具体制作情形,据朱弁《曲洧旧闻》卷九的记载,是“以厌为身,檀为(弓+肖),铁为枪镗,铜为机,麻索系扎丝为弦。”因为其射程既远且深,可以射二百四十步至三百步,在《宋史·夏国传上》记载,拓跋思忠曾一箭射中铁鹤,“射之没羽”,可见西夏神臂弓的锋利;在沈括《梦溪笔谈》卷十六《器用》中记载其“能洞重扎”,神依样制造。据洪迈《容斋三笔》卷十六《神臂弓》记载,南宋高年间,抗金名将韩世忠所制造的“克敌弓”,就是仿照西夏神臂弓制造的。

  西夏王朝能和宋朝、辽国鼎足而立,国之利器自然不止这一两样东西,据史书所载,西夏自制的铠甲,“皆冷锻而成坚滑光莹,非劲弩可入”,可见其质量之高。西夏制作的刀剑极为出色。宋太平老人撰写的《袖中锦》称“夏国剑”与“契丹鞍”、“高丽秘色(高丽青瓷)”等“皆天下第一,他处虽效之,终不及”。

  苏东坡见到流誉当时的“夏国剑”后,并请苏门四学士之一的晁补之为其作歌云:“红妆拥坐花照酒,青萍拔鞘堂生风,螺旋铓锷波起脊,白蛟双挟三蛟龙,试人一缕立褫魄,戏客三招森动容。”

  拥有一把“夏国剑”,在悠游的士大夫们看来,那绝对是平添丈夫意气,足以笑傲同辈的荣耀之事,连后来的宋钦也不能免俗,随身佩带“夏国剑”出入宫掖。

  一个在史料中被描述为“不知稼穑,土无五谷”的党项族,为何制造出的兵器,就连宋钦本人也佩带?而且还成为赏赐大臣的品,它又是如何盛名的呢?

  这是因为西夏建国后,金属矿藏的开采、冶炼和加工受到者的重视。他们深知,由于农耕的发展,铁制农具需要量很大,更由于频繁的战争,刀、剑、枪、甲的需求更为迫切。武器质量的好坏对于作战有重要影响。

  从西夏人编写的百科性的全书《圣立义海》、《文海》的有关记载来看,西夏人已认识到金、银、铜、铁等各种矿藏的存在,并掌握了开采、冶炼的加工技术。在敦煌莫高窟65窟的西夏文题记有一条重要记载:“甲丑年五月一日,墨勒原籍凉州,为找料石,来到沙州地界。”料石即矿石。虽然没有记载他们在找什么矿石,但这条信息告诉我们,西夏人为了发展冶金业而到处找矿。

  在西夏由于铜矿比较少,而铁矿比较多,这就促使西夏着手研究铁器的锻造技术。当宋朝还在大量使用青铜器时,西夏就很快研制出了铁合金的器具。它的兵器制作工艺自然水涨船高。

  前年游走于塞上江南银川,钟情于那里的沙与水时,我曾偷空踏访过贺兰县贺兰山的拜寺口,那是一个西夏时期的遗址。曾经盛极一时的西夏皇家,规模宏大的塔群,究竟了怎样的灾难,竟连遗迹都所剩寥寥?除了两座历尽劫波的佛塔依然屹立外,拜寺口几乎就会沦为被遗忘的地方。

  西夏时,瓷蒺藜开始装备部队。瓷蒺藜由陶瓷烧制而成,比人的拳头略大,圆球形,表面全是钉刺,内装火药,点燃引线后,投掷到敌军中,爆炸杀伤敌人,是世界上最早的手榴弹。在冷兵器时代,可以想见那种震撼力。

  据说,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带领铁骑最后一次进攻西夏时,西夏将士抛掷的瓷蒺藜在成吉思汗战马附近爆炸,成吉思汗被掀下马,由此身罹重病,在撤军途中病逝。临终前,他怀着对西夏的恨,下了三道西夏的诏令:西夏王、西夏族人、西夏文化。公元1227年,西夏终为蒙古所灭。


相关评论